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

day1《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序+第一章:从绪论部分,可以了解了这本书的主要从新闻工作与民主的关系入手,新闻工作的目标是向人民提供获得自由和自制所需的信息。区别于其他教材式的逻辑性的表述,该书更多的是从实践经验和调研总结中得出的。主张新闻的“新旧保守主义”,从我个人的理解来看,它是说面对新技术的发展要适应变化与时俱进,改变实现新闻工作的方式、方法,但是一些核心的新闻工作的价值、原则、传统不论时代怎么变都不能变。第一章,摘抄:新闻工作的基本原则和目的是由新闻在人们的生活中所具有的功能所决定的。新闻工作的首要目标是为公民提供自由和自治所需要的信息。第一章的脉络清晰,主要还是从新闻的起源、诞生、发展各个阶段以及面临的挑战来讲述新闻的工作目的是什么这一问题。其中个人比较感兴趣的点有两个,在这里简单谈一下。第一个是新闻发展阶段到达电子时代的自由传媒,科技使公民从被动接受新闻到积极参与甚至使用不同资源组合自己的新闻,新闻重新回到了新闻在17世纪产生时的那种日常交谈,时代不同,但其中的原则仍相同,要确证事实。这种回归,让我想到了麦克卢汉讲媒介即人的延伸中讲到的人的感官能力由统合到分化再到统合,同样是受到媒介的影响。前者作用于人的精神社交层面后者作用于人的肉体器官层面。感觉存在内在联系,不知道是不是多想了。第二个要谈一下联锁公民理论,我的理解是简单说是每个人都对某些事物感兴趣,各有差别,新闻媒体工作要近可能为最广泛的共同体利益服务,而不是像以往的服务与官僚、精英阶层。我原本是觉得这跟大众媒体中的分众思想是一样的,就是针对不同的读者观众开设专业化的栏目和节目。再读下去再仔细理解,觉得可能这个理论会更偏重于强调新闻工作应促进民主自由,满足复杂且充满活力的公众需要的东西,让他们从中发现真相。

day2《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二三章。主要观点:新闻工作对真实负责,新闻工作要忠于公民,也就是要新闻独立。摘抄:1.历史学家可能永远不能完整地看到并呈现出最终的真实,但是他们中有些人写的历史总会比其他人的更接近真实,更完整,更客观,更诚实。当我们看到这些作品的时候,我们一定看的出来,事实上我们已经做到了。2.新闻服务创造了媒体与公众的牢固联系,然后新闻机构再把这种关系租赁给广告主。心得:从真实性和独立性两方面来谈一些感受。首先真实性。真实性是一个很难界定和验证的概念,因为事件本身处于社会环境中,正如历史很难全面地诠释一样,新闻事件也很难全面而真实。因此新闻工作者对于真实性的义务意味着保持客观的工作方法,并且讲新闻真实性看做一个动态操作性的过程,通过一次又一次采访报道,对错误的疏漏的信息进行补充修改,收集不同的背景资料、言论访谈和读者资料,使新闻更接近于事实。我认为这是对待新闻真实性的正确的态度也是有效的方法。关于独立性。新闻不受任何经济利益控制。文中主要的争论在于新闻部门与市场部门的关系,这是一种作为“市场”的受众观。但是受众不同于顾客,新闻部门也不能完全与市场部独立,新闻的独立性和新闻部门的独立是存在差别的。新闻独立性陈述的是新闻只忠于受众,而不是忠于雇主。新闻部门的独立,是说新闻编辑部门完全与其他部门孤立开来,但这样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所以这二者要区分开来,新闻部门应该与市场部门有共同的价值观,甚至说市场部要服从于新闻部的价值观,才可能很好的保证新闻的质量,真正忠于受众。每一期报纸的刊发都提供了一个机会,又是一种责任,要说一些给人勇气的真言;要超脱平庸与传统;要说一些话能赢得这个社会中的智者、受教育者以及独立自由的人们的尊敬。——约瑟夫·普利策

day3 四章公平作为目标,应该是新闻工作者对事实的公平,对公民理解事情做到公平。但从根本上说对公平的判定是一个主观判断。2.遵循客观性的方法,不随意添加不存在的东西,不欺骗受众,尽量使你的方法和动机透明公开,依赖你自己的报道,谦虚谨慎。心得:客观性和真实性,总是在脑子里缠绕,时而顿悟明白了其中的差别时而又被绕进去了,大概是思维的一个阶段吧。看这本书的这章,我理解这两者的差别是不是有点世界观与方法论的意味呢?作者还是比较提倡李普曼的观点,新闻工作应追求共同的方法以及普遍承认的事实。单纯的方法准则并不能保证新闻的客观,比如所谓的中立的语气,双方引语数一定要相等,有时这些都并不一定能保证客观、真实的反映现实。这种刻板的指标化程式化的客观性往往成为一种劝服受众相信其传播内容的真实性的手段或工具

day4 摘抄:1.新闻工作者作为政治活动家、改革者和揭露者角色。2.只有媒体受到保护,才能揭露政府秘密,让人民知情,只有自由而不受限制的新闻媒体才能有效地揭露政府的欺瞒行为。3.调查性新闻,“让难受的人好受,让好受的人难受”。4独立新闻组织说明新闻能改变新闻生产和传播方式,对传统新闻组织构成挑战,暗示如果传媒抛弃了严肃的监督角色,其他人可以取而代之。心得:读这本书的第四天,我想谈一谈整体感受。作者在写作中确实与教材式的讲解有很大的区别,最大的感受就是作者总是以一种辩证的唯物史观(虽然作者来自资本主义国家,以我目前的学识水平认为是这种哲学思维)来阐述每一种新闻原则的发展脉络,最重要的是最后落脚点总是在当前,与时俱进,并且提出时代面临的新问题引发更多的思考。我收获到的是,每一种理论都是随时代变迁的,时势造英雄,时代也创造理论。所有的理论都应该是为现实服务的,没有一成不变的理论,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圣经。不同的时代总会有新的问题出现,但是重要的不是担忧,重要的是问题和挑战的出现带给人的思考和能动的应对。这些思考来自于数字传播时代的挑战:大的传播公司带给新闻独立宣言的挑战——商业化,娱乐化等,引发自下而上的适应性改革,新的公民调查者的诞生、独立新闻机构,接着这些新的媒体方式的诞生会不会又被纳入大企业圈子中去。理论永远在发生鞋的当下更新着,理论永远学不完,重要的是培养出活学活用、独立思考的精神。

day5《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摘抄:新闻工作者必须让重大事件变得有趣且与受众息息相关。心得:今天书没有看完,结合今天看的一档节目里聊到的话题来谈谈心得体会。其实从事新闻媒体工作者在每一次的公开发表的言论、每赞叹一件事时,可能无意间流露出了歧视,伤害了可能被忽视的存在。那些看起来理所当然走让我们习以为常的事,也应该让我们警惕,一旦我们对某件事深信不疑,傲慢、偏见和歧视就随之产生。在目前的新媒体下,一档好的节目特别是新闻类的节目,要谨言慎行,尽可能尊重每一位受众,重视与受众的互动交流,交流和讨论以及允许交流和讨论比媒体工作本身更重要。能引发受众的思考和启示,为受众所受用,是一种媒体从业者的职业追求。

day6 第十章 对良心负责“新闻无定则…所以你做什么不做什么,最终决定于你的道德罗盘。”很多新闻从业者都有着强烈的伦理道德意识,这也是他们被这个行业吸引并投身其中的原因。许多人被这个行业最根本的特征所吸引——呼吁人们关注社会系统中的不公平,把人们联系起来,创造共同体。心得:新闻从业者要对良心负责。对于这一章,我认为是对新闻部门内部运行机制与新闻工作者良知的矛盾问题的探讨。作者认为新闻部门需要给予新闻从业者宽松自由的环境,允许并鼓励他们提出意见、发表不同的观点——思维的多样性,敢于提出质疑,诚实地为自己的良心据理力争。而现实的情况是例如截稿日期、编辑个人风格倾向、个人出于自身晋升路径考虑等等,绑架了新闻从业者的良知,他们的良知在各种束缚下变成了体制下的妥协的常态化的良知。不是每一个新闻从业者都敢于对抗管理者,不是每一个新闻从业者都可以为良知抛开所有现实性的利益冲突,所以我认为新闻部门体制还需要多些灵活、自由度,我是学管理的,也有学领导学,我认为其实这里也涉及了领导风格的问题,其他商业组织里领导适当下放自由,不压抑下属的天性,常常能有意外收获。那在新闻行业里更是如此,良知道德这样的天性更不可压抑,只要那是合理的。我常常说我怕是难以成为记者,因为我怕我没有真正的记者那样高尚的勇敢的精神,但是我钦佩且敬仰那些真正的记者。说实话,对于新闻传播的兴趣和喜欢,也就是看柴静的《看见》,我记得里面有讲到柴静去调查艾滋病、戒毒所、同性恋、卖淫女,有同事不支持有她的读者讽刺,说她堂堂央视记者不去报道那些国家大事,怎么沦落到去关心那些庸俗鸡毛蒜皮的事。但是她有一个好的导师啊,他不会反对啊,她只管让她去做。柴静内心良知促使她去打探那些被所有人忽视甚至鄙视的人群的生活,他们同样是人他们同样有人格尊严,不该被踏进泥土里。看这些让我动容流泪,良知于一个新闻从业者多么重要,有时候你该为你的良知去与体制、世俗、上级对抗一下。今天,有小伙伴谈到现在的新媒体有职业素养的太少了,我认为是这样的。web2.0,3.0时代,传媒业甚至新闻业的准入门槛已经大大降低,除了那些专业的新闻机构,越来越多人干着传播新闻信息的工作,但却并没有新闻工作者的职责素养,因为在他们眼里从来没把自己上升到专业新闻工作者的高度,我知道他们心里同样敬畏这个词,他们同样知道这种职业的神圣性,他们不会把自己定义成新闻工作者,他们在意的是利益,从不把严格的新闻从业道德往自己身上套,因为他们躲在网络虚拟世界里,不是有迹可1循、规规矩矩的新闻人。新闻人都可能为了报道效果、收视率、广告收入造假,更何况那些纯粹盈利的人呢?

day7 《新闻的十大基本原则》结束+《看见》摘抄回顾。最后一章,讲到了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新闻工作者的义务也是公民的权利。新闻工作者要让公民参与到新闻工作中来,使其透明化公开化,让公民了解新闻产生的过程中来,了解它如何决策、如何制作。我记得有一句话是,只有把权力当权利,它们才能成为真正的权利。现在,公民在运用权利常以无效的谴责和咒骂参与到媒体新闻工作中来。公民应该给予新闻媒体有效的建设性意见、建议和信息,当被忽视时,可以通过一再的重复或其他途径,如微博、邮件,投诉信等。经济性手段可以是拒绝订阅、使用该新闻产品。

《看见》摘抄:追求真相的人,不要被任何东西胁迫,包括民意。我们要站在2012、2022,甚至更远的地方来看我们自己。做调查记者最容易戴上“正义”、“良知”、“为民请命”的帽子,这里面有虚荣心,也有真诚,但确是记者在困境中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现在如果要把帽子摘下,有风雨时也许无可蔽头。这个社会对媒体的容忍有多大,这个社会进步就有多大。一个文明、民主、法治的社会是需要传媒监督的。保持对不同论述的警惕,才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探寻就是要不断相信,不断怀疑、不断幻灭、不断重建,为的只是避免成为偏见的附庸。或者说,煽动各种偏见的互殴,从而取得平衡。心得:这里给了我一个新的视角,读《新闻十大原则》因为是以政治学为基础背景的,所以始终给我的感觉就是新闻与民主、良知死死绑定在一起。但从这其中跳出来看,还涉及到社会、心理各个方面,人们眼里常看到的总是非黑即白,势利庞大的欺凌者、富人和弱小的备受欺凌者、穷人,为民请命、良知让你立马投入到拯救弱者的伟大事业里。可你怎么知道那些弱者就一定是好人呢?有没有可能他们只是碰上了更强的对手,而他们双方都是牟利小人呢?有没有可能是弱小者有错在先呢?那新闻工作者是不是一定要保护弱者呢?那是不是强的一方的观点想法可以忽视呢?里面有一句话“做不到的不做,是技术问题;能做到而不做是无形制暴”。感性与理性的碰撞,良知和正义的碰撞,里面很多微妙的关系,都需要谨慎斟酌与拿捏。良知与民意的虚荣有时候也会让人迷失真相,也就是说民众的呼声民众对于事件的站队不一定是新闻工作者该坚定维护的,不要迷失其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